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A Forge, and a Scythe 火爐,以及鐮刀

0 comments

前一分鐘敞開的窗戶外
陽光很艷麗。溫暖的和風
吹進屋裡來。
(我在一封信上還特意提到。)
轉念之間,在我的眼前,天色就暗了下來。
海上開始翻起白浪。
所有釣魚的遊艇同時掉轉
回航,像一小群艦隊似地。
門廊掛的風鈴被吹得
掉下來。樹的頂端也沙沙作響。
火爐的囪管在牆角挨著底座
喀吱喀吱地動搖。
我說,“火爐,以及鐮刀。”
我這樣自言自語。
一樣一樣地叫出東西的名字---
絞盤,船纜,壤土,樹葉,暖爐。
你的臉,你的唇,你的肩膀
我現在已經印象模糊!
他們都到哪兒去了?就好像是
一場夢。我們從海灘撿回來的
石頭,面朝上安靜地躺在
窗沿,蔭著涼。
回來吧。你聽到了嗎?
我的胸腔裡濃濃地漲滿了煙霧
你留下的蹤影。

Labels: , , , ,


Hominy and Rain 玉米渣與雨

0 comments

玉米渣與雨

在地球科學研究院那棟樓牆邊
的一小塊地上,
戴著一頂帆布帽的男人
冒著雨兩膝及地修剪著
花草。鋼琴聲
從隔棟樓樓上的一扇
窗戶裡傳來。突然
琴聲停了。
然後窗戶被拉下關了起來。

你說在中庭櫻桃樹上
開的那些白色的小花
聞起來就像剛開罐的
玉米渣。玉米渣。那味道使你
這樣聯想。大概
是吧。我無法作凖
我已經失去了嗅覺,
也失去了任何曾有的
屈膝著地
看照植物蔬果的
興趣。一個赤腳

帶著耳環的怪人
一面彈吉他一面唱著
雷鬼。這是我所記得的。
雨在他的腳邊濺起水花。
他站的地方
有人用紅色噴漆
在地上寫著迎接恐懼。

在那時好像能夠回想起那個
雙膝著地跪在花草前面
的男人是很要緊的。
還有花。還有音樂,
各式的音樂。現在我就不那麼確定了。
我一點也不確定。

*

就好像腦子裡有一個
凹洞。我失去了
某些知覺 --- 並不是全部,
不是全部,可是有點太多。
我永遠的一部分的人生。
好比玉米渣。

即使妳的手臂還勾著
我。即使如此。即使
我們安靜地站在
門前看著雨越下越大。
無言地
看著。無言地站著。
平心靜氣,我想。站著
看雨。男人的吉他
一面繼續彈著。

Labels: , , , , ,


Last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