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Harley’s Swans 哈雷的鴻鵠

0 comments

我要再試一次。人總要一次
又一次地開始--試著在非常拮据的範圍
感覺與思考,街旁的
屋子,轉角西藥房外面的人。
---滸伍 安德森,截自書信


安德森,這個下午我在
西藥房外面遊蕩的時候想起了你。
在風中抓緊帽子回望
街頭看見我的童年。回憶起父親
帶我上理髮廳---

牆上掛著一對鹿角
跟一幅橫躍出水的虹
鱒月曆照片
釣鉤穿透牠的下顎。我的母親。
跟我去買學校的
制服。很丟臉
的原因是我要到成人部
買成人的褲子襯衫。
沒有人,除了我父母,
會愛我,這個班上最肥胖的小孩。

我回過神來走進藥房。
在冷飲機前盛了杯可樂
一面想到出軌的事。
出軌的部分總是簡單。
隨之而來的才是麻煩。
我已經不再想你了,安德森。
你在一瞬間來逝無踪。
但站在那冷飲機前,我記起了,
哈雷的鴻鵠。牠們怎麼會在那裡
我不清楚。不過一天早晨他駕著
校車開在鄉間道路時
看到21隻從加拿大飛下來的
鴻鵠。在田野農場的
水塘上。他停下
校車,然後跟他的小學生們
安靜地看著牠們一會兒並感到莫名的興奮。

我喝完可樂開車回家。
天色已暗。屋裡
又空又靜。就跟我
總是希望的一樣。
一整天吹著強風。
把所有東西都吹走了,幾乎所有。
除了這慚愧和失落感還留在這裡。
即使風就要息
月亮不久就要昇上來,就像
夜復一夜的每一夜。
我在這屋子裡。而且我想要重新再來。
比起其他人,尤其是你,安德森,應該可以了解。

Labels: , , , , ,



在餐館裡讀些什麼


今早我想起那個讀書
的年輕人,昨晚坐在
靠窗邊那桌的那個。在
嘈雜來去的盤碟及人語聲中
讀書。偶爾抬起頭
拿食指抹過他的
嘴唇,像在思考著什麼,
還是在平靜腦子裡的
思緒,腦子裡嘈雜
來去的思緒。然後
他低下頭回去繼續
看書。那個景象
今晨浮現在我的腦海
跟另一個景象混淆一起
許久以前一個女孩
走進餐廳站在那兒輕甩頭髮。
然後外套也沒脫
就在我的對面坐下。
我把手上正在看的一本書
放下,她開口
立刻就說這件事
要成的話比在地獄裡滾雪球
還要困難。
她早就看清了。我花了一點時間
才不得不承認。確實很
困難。今早,我親愛的,
你問我世界有什麼
新聞。不過我已經筋疲
力盡。隔桌
的男人笑了又笑
對著跟他講話的傢伙
頻頻搖頭。
可是到底那個年輕人看的是什麼書呢?
那女人去了哪裡?
我忘了我講到哪裡。再說一遍
你的問題是什麼?

Labels: , , , , ,


A Poem Not Against Songbirds

0 comments

並非對晨鳥有什麼意見的詩


罩子放亮一點,你們這些晨鳥。得了吧。
沒必要這麼一直唱下去,
雖然現在是清晨。我需要多點睡眠。

        *
我三十歲的時候,你們躲到哪兒去了?
那時的屋子總是一整天又暗又靜,
像是誰死了似的?

而這個誰,或者是另一個人,
做了一道憂傷的大餐給活下來的人。
一道十年也吃不完的大餐。

走開吧,親愛的。一小時後再回來,
老友。那時我就會清醒了。
等著瞧。這一次我真的可以保證。

Labels: , , , , ,


The Cranes 鷺鷥

0 comments

鷺鷥從沼地飛起...
我老弟舉起手指按住太陽穴
然後放下雙手。

就那樣,他死了。
秋色如緞。
啊,老弟! 我現在好想你,我要你回來。

所以我能像一個飽經世事
的成熟男人那樣地擁抱你。
一件件往事如煙飄散。

我曾告訴你,今生是枉然了。
我有不一樣的路要走。
我打算騎在驢背橫越地峽。

    *

不過,如果你還是要堅持己見,那就隨你去吧!
我會在遙遠的地方想你
望著我們兒時看見的星光。

鷺鷥拍動翅膀。
一會兒,他們會找到正確的北方。
然後飛向相反的方向。

Labels: , , , , ,


Last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