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Next door 隔鄰


E-mail this post



Remember me (?)



All personal information that you provide here will be governed by the Privacy Policy of Blogger.com. More...



隔鄰的婦人請我們過去吃點心。談起
她丈夫,以前
住在這裡的那個男人。如何最後不得不叫來
救護車把他送去安養院。他一直
要把這好好的橡木天花板
釘上一層廉價隔熱錫,她說。那是第一個徵兆
開始有什麼不對勁。然後他就
中風了。現在是個植物人。總而言之,
接下來,一個保留區警官把手槍
槍管塞到她兒子的耳朵。
扣動扳機。那孩子
又沒犯什麼大錯,而且那
保留區警官還是他大叔,你知道嗎?
所以說每個人都秀逗了。大家都
瘋了最近以來沒有人願意跟別人
講話。這裡有一根
小孩在河流的出海口發現的骨頭。
也許是人骨不是?像是手臂
還是什麼的。她把它放回窗沿
一盆盆栽的旁邊。
小女兒整天就關在自己房裡,
寫著關於想要自殺的詩。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從來都看不到她。再也沒有人
見過她。她把寫好的詩撕碎
然後重新再寫一首。不過有朝一日
她就會把它完成。你相信嗎--
車子會箱爆?那輛黑色
像隻老麋鹿的車
還停在隔壁的空地上。引擎已經被卸下來,
掛在樹上搖晃著。

Labels: , , , ,


0 Responses to “Next door 隔鄰”

Leave a Reply

      Convert to boldConvert to italicConvert to link

 


Previous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