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Elk Camp 獵鹿營


E-mail this post



Remember me (?)



All personal information that you provide here will be governed by the Privacy Policy of Blogger.com. More...



我進到營帳時大家都已經
睡熟了。頭頂上,
燦爛的星光是我這一生中見過
最閃亮的。也最遙遠。
立冬的月亮趕著
幾朵烏雲飄越縱谷。
再過去就是奧林匹克山脈

我確實聞到了大雪將至的氣味。
馬匹在我們即時用繩子
圍起來的小欄栅裡吃食。
水聲自山邊
潺潺地傳來。我們的泉水。
風從杉樹頂尖吹過。
我在那夜以前,也從未聞過
森林的氣息。想起曾經讀到
亨利哈德生跟他的船員在
幾哩之遙的海上就能聞見
新世界的森林。接下來的想法是--
這一生就算不再看其他的書
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在月光下檢視著雙手
了解到這一夜沒有任何人,男的
女的,或者是小孩,我可以伸手
援助的。我返身在睡袋裡
躺下。
怎麼樣也闔不上雙眼。

隔天我發現美洲豹的糞便
以及麋鹿屎。不過即使騎著
馬走遍了山野,
爬過了多少山坡,穿過雲霧
踏遍舊時伐木的路徑,
卻連一隻麋鹿也沒見到。正反
我無所謂。話雖如此,我可是箭在弦上。
避開大家,來福槍斜掛
肩上。我想我應該
可以獵殺一隻。
不然,至少也可以開槍射射看。
對著人家告訴我的地方瞄準--
在肩膀後方的心臟
和肺部。“牠們會跑走,
但跑不遠的。
想想看,” 我朋友說。
“心臟被打進一顆子彈
你還能跑多遠?” 看情況,
吾友。看情況。不過那天
我幾乎就要拿起槍來射下
所有能跑的東西。或者不。
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
除了要在天黑前回到
營地。這樣的人生真是
好極了! 沒有什麼事
真的那麼重要。
我徹底看清了自己。
在那座樹林裡,我的人生飛回我手裡,
同時我也了解到某些事物的真諦。

之後我們收拾行囊。回來後
第一件事就是泡熱水澡。
然後拿起這本書。
又一次逐漸變得衰老而無情。
狠心薄倖。緊繃神經。
蓄勢獵殺,或者不。

Labels: , , , , , ,


0 Responses to “Elk Camp 獵鹿營”

Leave a Reply

      Convert to boldConvert to italicConvert to link

 


Previous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