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My Daughter and Apple Pie 女兒與蘋果派

0 comments

女兒與蘋果派


才剛出爐沒幾分鐘她就切了
一塊給我。一絲絲蒸氣
從餅上的縫隙冒出來。糖跟佐料---
肉桂---焦透了餅皮。
她戴著一副墨鏡
不過是早上十點鐘
在自家的廚房---一切都好好地---
她看著我切下
一小塊,送到嘴邊,
試著吹涼。女兒的廚房,
這是冬天。我把派塞進嘴裡
一面告訴自己最好閉嘴。
她說她愛他。沒什麼
比這更糟糕的了。

Labels: , , , ,


Next Year 明年

0 comments

那第一個星期在聖塔巴巴拉發生的事還不是最
糟的。第二星期他喝了個爛醉一跌跤把頭
磕到地上,本來還有一堂課要講。
在酒吧裡,同那個星期,她從歌手的手裡
一把搶過麥克風咿咿啊啊地編了一首她
自己的情歌。還跳起舞來。然後叩地一聲在桌子上
掛掉。還沒,那還不是最糟的。他們
在那第二個星期裡還被關進警察局。他不是駕駛人
所以他們只登記了姓名,讓他換上一套囚衣
就把他丟到煙酒戒毒所。叫他好好睡一覺。
只說明天早上才能知道他老婆有沒有事。
可是他們又不讓他關上房門這樣教他
怎麼睡得著?
走廊上青綠的日光燈照進來,
傳來不知名男人抽泣的聲音。
三更半夜,他老婆被攔下車來
做數ABC的路測。
聽起來很荒謬。不過那些警察真的叫她
單腳站立,閉上眼睛,
然後試著用食指摸鼻子。
沒有一項她通得過。
關她的罪名是拒捕。
他被戒毒所釋放之後才去保她出來。
兩個人載著滿車的霉氣回家。
最慘的事還在後面。他們的女兒好死不死就挑了那晚
翹家。只留下一張字條:
『你們兩個都瘋了。拜託你,讓我清凈清凈。
別來找我。』
這還不算什麼。他們繼續
假裝自己還是以前他們熟識的自己。
持續地用著那些名字。
連做愛的時候也抱著以前的對方。
沒日沒夜沒有盡頭。
數說著往事好像那些事真的發生過。
然後告訴他們自己明年此時,
明年此時
一切都將會不同。

Labels: , , ,


Last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