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The eve of battle 戰事前夕

0 comments

帳篷裡我們共五個人,不算
在幫我清槍的侍從。我的
軍官弟兄們正激烈地
爭論著。熱鍋裡,醃豬肉跟著
一些通心麵翻騰。不過這些弟兄們
並不餓-- 但這算是好事!
他們要的只是哼哼吼吼地議論
胡斯跟海格爾那幫人,侃大山殺時間。
誰管他?明天我們上戰場。今晚他們只想
閒坐著隨便聊聊天,聊聊
哲學。也許那個熱鍋對他們來說
並不存在?還有火爐,以及那些
他們坐著的折疊椅也不在。也許連明天清晨
等著他們的那場戰役也沒有了?
那是再好不過。也許
對他們來說,我同樣也不在。準備好
盛點東西來吃。Un est autre,
曾有人說。我,還是誰,要說是在
支那也不為過。弟兄們,吃吧,
我說,遞過盤子。正說時便有人
馳來下馬。侍從官
到帳篷門邊一看,掉了盤子
退了一步。死神一言不發地
走進來,穿一件燕尾服。
起初我想他要找的一定是皇帝,
畢竟他又老又衰。理所當
然。死神走錯了地方。不然還有什麼?
他手上拿著一張紙,迅速地看了我們
一輪,問了幾個名字。
他抬起眼。我轉身看火爐。
當我回過頭來,大家都不見了。所有人
除了死神。祂還在那,動也不動。
我把盤子給祂。祂從很遠的地方
來。祂一定很餓,想必,什麼都吃。

Labels: , , , , , ,


Last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