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uge Pill

大顆藥丸




Why don’t you dance?


E-mail this post



Remember me (?)



All personal information that you provide here will be governed by the Privacy Policy of Blogger.com. More...



你們不如跳支舞


他又倒了杯酒,從廚房裡看著前院擺著的臥室傢俱。床墊被剝得精光,彩糖線條的床單跟兩顆枕頭一起擱在梳妝櫃上。除此之外,一切看來就跟在臥室裡沒什麼兩樣 --- 他這邊的床沿有床頭櫃跟檯燈,她那邊的床沿也有床頭櫃跟檯燈。
他這邊,她那邊。
他一面抿著威士忌一面這樣想。
梳妝櫃立在離床腳幾呎的地方。早上他已經把抽屜裡的東西倒進紙箱,幾口箱子都擺在客廳。櫃子旁有一台移動式暖爐。床腳邊上還有隻藤椅,上面擺著一個華麗的靠枕。擦得晶亮的鋁製廚具佔去一部分車道。桌上蓋了一塊人家送的黃色穆斯林織布,布料過大,從四邊垂掛下來。上頭放著一盆蕨類植物、一盒鍍銀餐具跟一架唱機,也都是別人送的。一架大型落地式電視機放在咖啡桌上,幾步遠的地方放著沙發、椅子和立燈。書桌則靠在車庫門上。桌上堆著些廚房用具、一面時鐘跟兩幅裱框的複製畫。車道上一隻紙箱裡全是些杯盤,一樣一樣用報紙包著。那天早上他清出衣櫃,除了客廳裡的三口紙箱,所有東西都搬到屋外去了。他用延長線接電到外頭,每一樣電氣用品都插了電。所有器具都能用,就跟在屋裡時沒兩樣。
三不五時有車子慢下來,車裡的人探頭看看,但沒人停下車。
他這時想到,要是自己的話,也不會想停車。


『有人在賣二手貨。』女孩對男孩說。
女孩跟男孩正想為他們的小公寓添設傢倶。
『看他們一張床要多少錢?』女孩說。
『還有電視。』男孩說。
男孩把車開進車道,停在廚房桌前。
他們下車,開始一件件地檢視。女孩摸一摸穆斯林織布,男孩把果汁機插上電,把轉盤扭到切碎;女孩拿起熱食鍋,男孩打開電視,東調西轉地撥弄著。
他坐在沙發看起電視來。點了根煙,四下張望,把火柴彈到草叢裡。
女孩坐在床上。她蹭脫鞋躺了上去。她覺得好像看見了一顆星星。
過來,傑克。試試這張床。拿個枕頭過來。』她說。
『怎麼樣?』他說。
『你試試看。』她說。
他轉頭看了一下,屋裡還是暗的。
『我覺得怪怪的。』他說,『還是先看看有沒有人在比較好。』
她用力在床上彈了一下。
『先試試看嘛!』她說。
他在床上躺下來,把枕頭枕在頭下。
『覺得怎麼樣?』她說。
『還蠻硬的。』他說。
她側轉身然後把手放在他臉頰上。
『吻我。』她說。
『該起來了。』他說。
『親我一下。』她說。
她閉上眼睛,伸手抱他。
他說,『我去看看有沒有人在家。』
可是他只坐起身就沒有再動,做樣子在看電視。
街前街後,家家屋裡都上了燈。
『這可能會很怪,不過如果...』女孩說到一半,促狹地笑了一下,沒有繼續說下去。
男孩笑了一聲,不過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麼。沒頭沒腦地,他轉開閱讀燈。
女孩撥開一隻蚊子,幾乎同時男孩站了起來,把襯衫塞進褲頭。
『我去看看有沒有人在家。』他說,『好像沒人。不過要是有人的話,我來問問看這些東西要賣多少錢。』
『不論開價多少,都跟他砍十塊,這樣就對了。』她說,『反正,他們一定是急著要求現還是什麼的。』
『電視還蠻新的。』男孩說。
『問問看要多少。』女孩說。


男人提著一袋市場買來的東西沿著人行道走過來。袋裡有三明治、啤酒、威士忌。他看到一輛車停在車道上,一個女孩躺在床上。電視開著,男孩在門廊上探頭探腦。
『哈囉。』男人對女孩說,『你找到你要的床了。很好。』
『哈囉。』女孩邊說邊爬起來,『我只是試試看。』她拍拍床面,『蠻好的床。』
『這床還好得很。』男人說,一面把袋子放下,從裡面拿出啤酒跟威士忌。
『我們以為沒人在家。』男孩說,『想問問看床,還有電視的價錢。然後也許還有桌子。這張床你要賣多少?』
『我想這床大約五十塊吧。』男人說。
『四十怎麼樣?』女孩問。
『四十也可以。』男人說。
他從紙箱裡拿出一個玻璃杯,把包在外面的報紙拆開。接著轉開威士忌瓶蓋。
『那電視呢?』男孩說。
『二十五。』
『十五塊如何?』女孩說。
『十五塊O.K.。十五塊可以。』男人說。
女孩看了男孩一下。
『年輕人,你們也喝點吧。』男人說,『箱裡有杯子。我得坐一下。我在沙發上坐一會。』
男人坐下來,斜靠著沙發椅背,然後看著男孩和女孩。


男孩找出兩隻杯子,斟上威士忌。
『夠了。』女孩說,『幫我的加點水。』
她拉上一把椅子,在廚桌邊坐下來。
『那邊的龍頭有水。』男人說,『轉開就有。』
男孩端著摻水的威士忌回來。他清了清喉嚨也在廚桌旁坐下。咧嘴一笑。不過卻沒沾一滴酒。
男人怔怔地望著電視。喝完一杯又倒一杯。伸手打開立燈。這時煙從他的指間掉進坐墊的縫隙。
女孩站起來幫他找。
『所以你要哪幾樣?』男孩對女孩說。
男孩拿出支票簿,捂著嘴似乎若有所思。
『我要那張桌子。』女孩說。『桌子要多少錢?』
男人對著這可笑的問題揮揮手。
『給個價吧!』他說。
他看著坐在桌旁的兩人。微弱的燈光下,他們的臉深深淺淺掩在暗影裡。看來有時和善有時險惡。很難辨清。


『我要把電視關了,放張唱片。』男人說。『這架唱機也是。賤價拍賣。隨便說個數字。』
他再倒些威士忌,還開了瓶啤酒。
『清倉大出售。』男人說。
女孩舉起杯子,男人給她斟上。
『謝謝,』她說。『你是好人。』她說。
『這東西直衝腦門。』男孩說。『我腦袋開始感覺到了。』他拿起杯子在空中搖一搖。
男人喝乾杯裡的酒又倒了一些,然後才把裝唱片的紙箱找出來。
『挑一張。』男人對女孩說,一面把整箱唱片遞給她。
男孩正在開支票。
『這張。』女孩說,隨便挑了一張,亂挑,因為這些唱片上的名字她一個也不認識。她從桌邊站起來,然後又坐下。靜不下來。
『支票開現金就好吧!』男孩說。
『當然。』男人說。
他們一起喝酒。聽音樂。聽完了一張男人又換一張。
你們兩個小朋友為什麼不跳舞?他突然這麼想,就直接說了出來。『你們不如跳支舞!』
『不好吧!』男孩說。
『有什麼關係!』男人說。『這是我家前院,你愛怎麼跳就怎麼跳。』


手臂前展,他們的身體緊貼著對方,男孩跟女孩在車道上緩緩起舞。認真地在跳舞。唱片放完,他們又放一遍再跳一遍,另一張又完的時候,男孩說,『我已經茫了。』
女孩說,『你哪有!』
『真的,我醉茫茫了。』男孩說。
男人把唱片翻面,男孩又說,『真的。』
『陪我跳!』女孩對男孩說,然後又對男人說。男人站起來,她就走到他面前把雙臂張開。


『對過那邊那些人,他們在偷看。』她說。
『沒問題的,』男人說。『這是我家。』他說。
『讓他們看吧。』女孩說。
『沒錯。』男人說。『他們以為什麼大大小小的事全在我這兒看見過了。這個可是前所未有的,是不是!』他說。
他脖子上感覺到她呼出的氣息。
『你應該會喜歡那張床。』他說。
女孩闔上眼睛然後又睜開。她把臉偎上男人的肩膀。把他拉緊了一點。
『你一定是受了很多苦還是什麼的。』她說。


幾個禮拜過後,她說:『那人大概是中年。把全部家當都擺在門前。沒騙你。我們一塊喝到爛醉,還跳起舞。就在他的車道上。我的天。別笑。他還放這些唱片。看這架唱機。那傢伙直接送我們。還有這堆亂七八糟的唱片。什麼鳥嘛!』
她不停地說。每一個人她都告訴一遍。好像其實還有什麼,她只是試著想要用說話把那些都清出去。過了一陣子,她連試都不想試了。

Labels: , , , ,


0 Responses to “Why don’t you dance?”

Leave a Reply

      Convert to boldConvert to italicConvert to link

 


Previous posts

Archives

Categories


Pages


Feed



best website stats